檢舉
字級設定

馬幫樂隊 一次蓄力已久的全方位《突圍》
  • 2019/1/8
  • |
  • 欣傳媒
  • |

曾入圍2015年華語傳媒大獎「最佳新樂隊」,也曾登上「2018覺醒音樂祭」舞臺的馬幫樂隊,終於推出醞釀三年的第二張專輯《突圍》,歷經無數次現場提煉,及練團室、錄音室中的反覆推敲,堪稱樂隊在技術層面的大集結,也讓人更加好奇,在此張專輯中,他們經歷了怎樣的「纏鬥」,最終又是否突破重圍?

當「馬幫」和「突圍」二詞並置,不自覺會將富歷史感和戲劇性的情節,還原在當代音樂場景中。成立於2010年,原名「米粉樂隊」的馬幫樂隊,〈突圍〉就是他們成團後創作的第一首歌,民謠搖滾結合桂柳方言的編配,一度讓西南山區的獨立音樂高亮於世。而此張專輯呈現的版本,也為〈突圍〉賦予了更具野心的指標性。

〈突圍〉和〈彩調〉兩曲,皆為偏重旋律而不擅律動的中國民樂、地方戲曲曲風,加入了Ska節奏和Dub雷鬼元素,就像重新編排成了輕騎兵和飛行隊一般,清麗明快的色調之中,時時流露著從心所欲的瀟灑。

這次也將首張專輯的〈不改變河流的方向〉重新演繹,頓挫的Ska掃弦加快了曲速,手鼓和箱琴愉快交談,就像河中浪花翻卷,載著道不盡的逸聞趣事;而篝火邊的舞步踩著清脆的笛聲,將歌詞的詩意表達更多幾分靈活和律動性。

其中,《四五拍》一曲更邀來「夜叉樂隊」吉他手馬凱合作,7分鐘的曲子只有14個字的歌詞,這也可以說是馬幫最激進的一次嘗試。嗩吶高拔於世,失真吉他雄渾打底,而手鼓和電吉他嘶鳴的激烈交鋒,則是歌曲中最精彩也最具實驗性的段落,呈現出磅礡的氣勢和昂揚的鬥志,可以說是為整張專輯的「突圍」意象和必勝信心,做了淋灕的詮釋。

如果說前三首曲目側重於對地域性和空間藩籬的「橫向突圍」,那麼接下來的《船歌》、《彩調》和《童謠》則在縱向的時間意義上,實現了對西南民間音樂資源的挖掘和復活。山歌、花燈、童謠,三弦、二胡、嗩吶,世代流傳和演奏的音樂,藉由馬幫以現代器樂和編曲的精妙重構,豪情有之,諧趣有之,童真有之,如此當下且真實。

時空的突圍皆是外向,而內向的突圍,則交給了最後兩首情感濃烈的創作《老槐樹》和《我瞭解》,這兩首歌曲也可以說是馬幫樂隊至今最貼近內心的作品,前者軍鼓和箱琴的協奏並進,將主唱阿鋼對滄桑世事的慨嘆,醖釀至尾聲宏大的合唱與電吉他轟鳴,撼人心魄;後者則復歸純淨的箱琴彈唱與合聲,於靜美中暗湧蒼涼和哀傷,曾於現場演出時一次次奪人眼淚。

此張專輯不變的是主唱阿鋼(葉宏鋼)標誌性的桂柳方言演唱,極富衝擊力的唱腔,搭配粗獷的鼓點、嘹亮的嗩吶,高亢硬朗的風格,成為馬幫獨特的聽覺標識。方言鄉音不是障礙,更以其獨特韻味取勝,正如英文也從未妨礙歐美音樂深入人心。

這次專輯中,除了呈現團員們更純熟的樂器演繹,更特別邀請到日本音樂人Oki Kano(加納衝)合作,貢獻了精準細密的貝斯演奏。更令人驚豔的是,再專輯中還多了古箏和竹笛的使用,從民謠搖滾走向融合性世界音樂的馬幫,並未在此引入蘆笙或銅鼓等更具西南特色的聲音,而是借兩種常見的民族樂器帶來明快清麗的色調,以西式節奏搭載東方旋律,不僅毫無違和,更生發出一種進行曲般昂揚卻優雅的氣度。

關於馬幫樂隊
★覺醒音樂節首日壓軸藝人
★2015年華語傳媒大獎「最佳新樂隊」、備受矚目的世界音樂勁旅

成立於2010年,原名「米粉樂隊」的馬幫樂隊,由主唱阿鋼、打擊手梵楓、吹奏手阿飛、鼓手小刀、貝斯手阿渝組成。
成員精通各種奇特美妙的中西樂器,在運用大量民間樂器和民族和聲的基礎下,融合了南方原生態山歌、彩調、桂柳腔、搖滾、雷鬼、Ska等元素,形成獨特的南派世界音樂。阿鋼極富衝擊力的唱腔,粗獷的鼓點、嘹亮的嗩吶,高亢硬朗的風格成為馬幫獨特的聽覺標識,瞬間便能將聽眾帶往神秘莫測的西南莽莽群山和原始叢林,一窺民族文化的究竟。



FACEBOOK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