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舉
字級設定

劉翼賢:觀察是城市紋理的顯影劑
  • 2014/3/23
  • |
  • 欣傳媒
  • |
  • 欣旅遊/林民宜

你總能從劉翼賢作品中,感受到每座城市鮮明個性的吸引力。關於旅行與攝影,他想說的是,不同的看法,透過鏡頭會呈現出不一樣的風景,而我們不該只侷限在觀景窗內,那就像是以井窺天,勢必要放下相機去觀察,別忘記,觀景窗背後有著更精彩的故事吸引你……

「當接觸自己的未知時,就會想看更多不同」這是劉翼賢開始將攝影結合旅行時,心中最大的動力。他以前並不是喜歡拚命旅行的人,直到6年前到西雅圖進修時,在青年旅館認識二個人影響了他,一位在加拿大打工度假,另一位女生正在環遊世界半年中,才去完南極,把相機凍壞了,但還想去北極。他說,別人的經歷對他來說是種趨動力,而原本的井底之蛙眼界開了,欲望就會跟著擴大。這也讓他玩上了癮,省吃儉用下,半年內玩遍美國西岸,還衝到阿拉斯加看極光。這段日子,也是他攝影的大躍進。

深入感受,呈現城市的鮮明樣貌劉翼賢認為,沒人能保證旅行會帶來什麼具體的影響,但思想是在潛移默化中進步和改變的。回國後,他進入一家攝影雜誌工作,讓不是科班出身的他,能有重打基礎和採訪攝影師的機會。他特別欣賞張雍、郭政彰、川島小鳥這三位風格相異的攝影師,他們的共通點是作品都有著引導人的氣氛,這讓他對於影像產生更多的想法。他說,或許你可以到同一處拍出一樣的東西,但那不代表是你的,如何從中以自己的觀點發表,那就是賺到的經驗和啟發。

離開了雜誌社後,劉翼賢開始他的世界行腳,花了7個月走訪36個國家、近80座城市。在尼泊爾和印度,他深刻感受到,宗教是影響城市保守或現代的關鍵。他說,像是在台灣和日本,能從傳統屋簷看見宗教信仰的影子,而印度、尼泊爾更是用色彩配合宗教。此外,不同色彩會形成相異的視覺刺激,尤其走訪大膽用色的民族,衝擊更是鮮明。他說,唯一的例外是杜拜。他形容杜拜的西化是開外掛開太大,金融幻景蓋起的建築群,似乎帶著冷清、空虛,耀眼的浮華下是虛的。
來到瑞典首都斯德哥爾摩,乾淨、協調、現代化大廈跟老建築的融合,令劉翼賢印象最深刻。

他仍以杜拜為例,一出金融商業區,建築景物就馬上倒回80年代,讓人有強烈的排斥感;然而在斯德哥爾摩,即使分為新、舊城區,但沿路走過,能感受到文化和極簡美學構築出的城市樣貌,是隨著年代循序漸進地改變,一點都不突兀。另一城,挪威的奧勒松(Ålesund),在他眼中則有北海小英雄的風格。從高處俯看,瀰漫著淡藍色調的城鎮,遊艇三三兩兩停靠河灣碼頭,再搭配上峽灣景色,是他心中對於原始歐洲的刻板想像,也最愛的夢幻小鎮,更勝於奧地利湖區知名的哈修斯特(Hallstatt)。

從建築和設計的細節看出個性建築是城市組成的最大要素之一,但該如何拍得有感覺?劉翼賢建議,要用人去突顯建築的韻味,以兩者的相對關係,不論孤寂或喜樂,傳達氛圍、襯托出建築的氣勢。另外,像是北歐經典的極簡設計,除了外觀全貌外,聚焦在局部和線條,都是拍建築的手法;到杜拜,不妨拍出在冰冷的現代感下,建築的視覺壯碩;在埃及,可試著帶入宗教和色彩,呈現清真寺的雄偉、灰白層次與空間的感受。他說,多加嘗試、慢慢地就會找到屬於自己擅長的味道。

劉翼賢相當欣賞柏林的建築,尤其喜歡博物館,不單是建築外觀和展覽內容,還有空間規畫的設計思維。他特別推薦「猶太人博物館」,讚賞館內所有東西和角落的規劃,都有存在的意義,讓人在透過設計,看見過去可怕的歷史。城市裡東、西德文化的微妙差異也是劉翼賢喜歡觀察的,他甚至走到流浪漢聚集的公園,看建築、看塗鴉,這些是在台灣是看不到的。在他眼中,整個柏林就是一座博物館。

至於倫敦,劉翼賢有不同想法。他形容倫敦的城市樣貌像是個失落的王族,過去引領風騷,現在雖仍保持驕傲的臉孔,但要比地區特色和文化衝擊,紐約與東京能帶給他更大的刺激和感動。不過他補充說,這城市不是速食文化,有許多微小和不經意的設計創意,值得更細心品味,像自己就花了大半天泡在倫敦攝影博物館裡一樣,深入探索,才能發現更多的訊息。他說,紐約是顆成熟的大蘋果,而倫敦就像是深藏不露的樹根,能啟發你的思考。保持好奇與行動力,持續邁進在傳統市集和跳蚤市場,總能找尋到最純粹的城市風情。

劉翼賢覺得,我們很難從商業區和購物中心看出城市紋理,但當你走進市集,看分佈、看建築、看塗鴉……可能許多人覺得這些地方是髒亂的,但探索別人不在意的小細節,對他來說才最真實,尤其像是埃及開羅的市集和或伊斯坦堡的圓頂大市集(Grand Bazaar),都讓他有如此深刻的感受。7個月內的瘋狂移動,劉翼賢自認為是行動力強的人。走訪埃及開羅時正好碰到二次革命,他第一個念頭不是躲在旅館內,而是想衝去記錄。也因為這樣的衝動,他遇到一位攝影師帶他上高樓,以高空視角拍攝示威人群,還和其他各國攝影記者交換心得。這對他來說,是過去旅行中無法想像、非常棒的體驗。他也是會因電影而追城市的人,這在他攝影上的最大收獲,就是運鏡的參考。

他說,看過更多的手法和技巧時,就會在潛移默化中不斷地學習與進化,當你置身某處,自然就知道如何以不同的構圖取景。他因為看了《里斯本夜車》(Night Train to Lisbon)而來到葡萄牙里斯本,還也特別走訪電影中出現的場景角落。那些旅遊書上不會介紹的地方,反正讓他看到更多東西。「下一次我最想去里約或布宜諾斯艾利斯」劉翼賢這麼說著。他想去體驗現代化發展的跟貧民窟兩種文化反差的衝擊。他說,或者是到某個原始村落待上一陣子,學習當地的事物,不一定是攝影,可能是繪畫、紡織或甚至耕農,但逼自己要移動,前進下一個風格和人文相異的城市。關於旅行與攝影,他深信,任何一個決定和結果,都會牽動著未來,只要朝著某個目標前進,註定牽引你至想到達的地方,多繞幾個彎不是件壞事,只要持續訓練,就能讓你的影像更為豁達。


穿越camera的眼,看到什麼?讓【快門之間】告訴你!
http://www.xinmedia.com/n/featurestory_list.aspx?collectionid=208
抓住精采一瞬間,請進【欣攝影http://solomo.xinmedia.com/photo/




FACEBOOK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