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舉
字級設定

阿杰隨筆/來去夏威夷打拼 波折驚嚇攏未驚!
  • 2013/6/17
  • |
  • 欣傳媒
  • |
  • 阿杰

5月21日,下午兩點半飛機。先飛羽田,再轉機飛夏威夷歐胡島。

在公司摸東摸西約中午11點回到家,拖拖拉拉花了兩小時收拾行李。老婆中午回家吃飯,順便跟我要安家費(這才是重點)。終於到了1點20分,我拖著不算輕的行李,出發。

說到行李,我竟天真的以為在夏威夷有時間跑步,而且是跑在沙灘旁的步道上,邊跑邊看比基尼辣妹的那種。 結果,因為工作,因為時差想睡覺,每天根本爬不起來。這雙跑鞋就這樣帶了過去,又原封不動的帶了回來。(懺悔 )

一點半到了松山機場,看到第一批工作夥伴,也看到艾力克斯和他的嬌妻李詠嫻。登機時間到了,大夥跳進 Hello Kitty的肚子裡,要去東京羽田機場轉機囉。


日本時間6點30分,我們抵達羽田機場。而夏威夷航空登機時間是夜間11點。你猜這三、四個小時內這群呆子發生什麼事?

迷途!

真的是迷途。我們沒辦法先出關再入關,一開始也不知道要怎麼找到轉機櫃檯。幾個人就這樣迷路在羽田機場裡。艾力克斯以為在機場工作的日本人英文比較好,不斷用英文詢問夏威夷航空的櫃檯在哪?結果當然是,問不出任何一朵花。

終究還是要靠自己啊,後來我們發現一個神秘電梯,這個電梯竟然直通班機登機口。發現這個任意門後,大家才比較篤定的跑去機場商店逛逛,買薯條三兄弟。時間到了,大夥集合辦理登機手續。


飛機11點起飛,飛行後沒多久,空姐(空媽)把宵夜送到每個人的位子上,大家取了,吃了。然後扭來扭去的進入夢鄉。

(好吧,不管哪一家航空公司,唯一的想法就是:經濟艙真他媽的難睡!)

在飛機上吃了兩餐,想辦法歪著扭著用各種奇怪姿勢讓自己在這八九個小時航程好睡一點,結果呢,不斷證明適得其反。其實最好睡的姿勢就是人坐正,腳伸直...。啊不管啦,反正,早上11點,夏威夷機場就這樣映入眼簾。

到了?是到了。我深深吸一口夏威夷的空氣後,才發現人還在機艙裡。(啃!)

雖然疲倦但心情是好的,這樣的mood一直持續到驗了護照,準備領行李那關。那天,我盯著轉盤上的每個行李差點沒看到脫窗,怎麼所有人都拿到行李了,唯獨我和哈米貓(那個和我們一起出差的平面攝影大神)。當轉盤上的行李差不多清空後,哈米貓和我故做鎮定但心裡慌到不行的你看我、我看你,然後心中共同的OS:完了,行李在東京!這時,艾力克斯講話了:機場人員說那裡有兩個行李,阿杰,你看是不是你們的...。

話還沒說完我已經站在行李旁邊。嘿嘿,其中一個是我的。至於另一個行李箱,哇,依舊不是哈米貓的。於是我又裝好心的安慰他:搞不好卡住了,等下就出來。但心裡不斷的在竊笑。不過吉人總是有福相啊,果真沒多久,轉盤又動了,然後,轉出哈米貓的行李。

小折騰之後,我們真的在歐胡島向夏威夷報到。吸一口夏威夷的海島空氣,那種心情,對我,真的很複雜。

出發前在松山機場時,身邊的同事就警告我不能使用美國海關打不開的鎖。如果使用數字鎖,最好直接轉在開鎖的號碼。拿到行李後當下就把鎖打開,心想反正去的地方是美國不是中國,不必擔心裡面的行李被偷或是被破壞。可是之後從歐胡飛茂宜的時候,我卻忘了這個規定。人家誰管你飛國際還是飛國內,總之,從茂宜島機場出來的時候,我看到的鎖,被血淋淋的剪開了。(泣)

一到夏威夷就準備開始工作,行李都還沒放進房間,就分別和飯店人員、夏威夷航空人員展開工作會議,對接後面的拍攝行程。是有沒有這麼精實啊,呵。




FACEBOOK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