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舉
字級設定

上海生煎包

那個年代,老闆總是用沾著乾麵粉與餡料汁的手,將一顆顆水煎包塞進塑膠袋裏面,然後用同樣的手收錢並把塑膠袋交給我們。大家直接在塑膠袋裏面倒入醬油和幾勺辣椒醬,咬著咬著幾口包子,裏面的高麗菜和湯汁就散在袋子裏,熱辣乎乎的,很滿足。這個時候,總是有同學要「借吃」幾口,當然我絕大多數時間是屬於這種同學,因為「借吃」的味道就是特別好吃。

所以面對著水煎包,我總是懷著某種養育之恩的心情看待它。

來到上海初次與生煎包會面,總覺得它是整了型的水煎包。人家鍋貼也好、日本煎餃也好,在哪裡好歹幾乎都是一個樣子,但是水煎包到了上海就認不出人了,徹底變成了生煎包!把包子皮充分發的蓬鬆、底煎得厚厚酥酥的,煎好了後還撒上了芝麻、蔥花,那個富態的樣子哦,怎麼看就是一副從此過上了好日子的傢伙。

和一位80後後段在搞網絡編輯工作的上海姑娘一起吃著生煎,她說:「雖然我沒吃過台灣水煎包,但是上海生煎包可是我們這好幾代人的生活記憶啊!顯然是你認錯包子了。」她繼續說:「應該這麼說,每個上海人應該都有一家兒時記憶中最美味的生煎包館,而不是像現在大家只會推薦“小楊生煎”。廣東人要煲湯、英國人要喝下午茶、上海人要吃生煎包,這已經是生活中完整的一部份。」

她看我有點茫然的樣子就繼續說了:「好吧,說的再更深入一點好了,一個沒有胃口的上海人、一個離鄉背井的上海人,甚至一位生病了好久的上海老人,在某一天、某個靈光一閃希望得到救贖的時刻,突然最想吃一口的就是生煎包。」



FACEBOOK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