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舉
字級設定

欣古典/法國芭芭拉 面對真實自己的孤寂之音
  • 2014/3/5
  • |
  • 欣傳媒
  • |
  • 欣古典

在巴黎十七區的巴蒂諾勒廣場 (Square des Batignolles)中間一條小徑名叫芭芭拉巷( Allée Barbara),可愛路名背後,代表的是一位帶有灰暗色彩的音樂女詩人。

芭芭拉有艾迪特琵雅芙(Edith Piaf)般善用歌聲說故事的特質,但個性上比較接近布瑞(Jaques Brel)式的平淡感傷。她的音樂大多由鋼琴與手風琴的交織出簡單的圓舞曲線條,再配上她獨特的溫厚唱唸,每首曲子都是平直優雅的小品,透出的藝術氣息宛如像一首詩,不過直到她的歌詞敘述內容,才能夠理解她作品的偉大,因為句句都是她的人生體驗,句句令人感慨。

有著突出的五官,雖說不上艷麗,卻也清秀,儘管是在青春年華之時,芭芭拉每次登台總是一身全黑,似乎在替什麼人哀悼,也有可能是為了自己,因為她有太多的悲傷。

出生於1930年的法國巴黎,經歷二戰德軍佔領法國的猶太滅絕,身為猶太人,芭芭拉的童年多數浸泡在恐懼中,歧視、逃匿、死亡,這些記憶始終存在她的生命中,「我曾經過燒毀的寺廟,眼看信徒在我身旁窒息,童年記憶不斷困擾著我,宛如喪鐘一般迴盪纏繞」,對戰爭的憤怒,芭芭拉全寫在這首《我的童年》(Mon Enfance)中。

在芭芭拉的童年,不只是二戰帶給她心靈傷害,她的父親在她十歲時開始性侵她,幾年後離開家庭,留下沉重的經濟負擔。芭芭拉最著名的作品《黑鷹》(L'Aigle Noir)即是對這段回憶最黑暗的心情寫照。

在大戰後,芭芭拉的鄰居發現了她的歌聲,成了她在音樂上的啟蒙老師,也幫助她走進音樂學院,但是芭芭拉鍾情於演唱流行歌曲又加上經濟壓力,她最後放棄音樂學院的學業,開始在小酒館與咖啡館的走唱生涯。一開始是以演唱琵雅芙、葛瑞科( Juliette Gréco)的歌曲,以低沉柔和的聲音漸漸打出名聲,經過音樂前輩布瑞的指點,她發現了音樂必須跟隨著自己的故事、闡述自己的理念才有意義。她認真創作,開始演唱自己的作品。

在六零與七零年代,她已經名遍歐洲,也到世界各地巡迴開演唱會,多才的她,不只是創作演唱,也曾經涉足戲劇電影。

多舛的經歷或許是造就一個傳奇性藝術家的元素之一,但能夠創造永恆,就必須從過去找出價值。芭芭拉最令人佩服的,不是她堅強走過這麼多慘事,而是她選擇面對他們的態度。二戰後,芭芭拉沒有選擇仇恨德國,她積極學習德文,甚至德國東部哥廷根(Göttingen)拜訪,將她所見,化為一首曲子《哥廷根》(Göttingen)收錄在她的德文專輯中。

「沒錯,巴黎有塞納河也有文森森林,但是天啊,在哥廷根,玫瑰是如此的美麗。無論是在巴黎或是哥廷根,孩子都是一樣的,希望鮮血與仇恨不再回來,因為在哥廷根有著我喜愛的人民。」

重傷後忘記仇恨不容易,但是芭芭拉選擇用原諒救贖自己。這首曲子不只用法文演唱,芭芭拉也用德文演唱,現在這首曲子是德國音樂課本必讀曲。面對家人的傷害,芭芭拉也是正面面對。芭芭拉的父親不久後因為羞愧也怕再犯,而離開了家庭,儘管芭芭拉已經原諒父親所為,但始終無法聯繫上父親。

直到芭芭拉29歲,接到來自法國南特(Nantes)的一封信,那是父親的病危通知,芭芭拉一路奔向南特,卻沒有趕上父親的最後一面。她把這一段旅程寫成《南特》(Nantes),裡面盡是對一位慈父的想念,而非令他恐懼的陌生男子。

從她的音樂中,可以聽到她的人生,曲子許多寫給她的朋友、親人、愛人、歌迷、合作的樂手、走過的城市、世界,巴蒂諾勒廣場會有芭芭拉巷,在巴蒂諾勒廣場曾經出現在她的歌曲中。

她有過幾次愛情與婚姻,最後獨身到老,她的音樂總有淡淡的孤獨感。她的旋律是美的,歌詞卻很露骨,無論是好事或壞事,絕不隱藏,但是她坦誠與真實,把人生包裝的像一首詩,是她音樂最迷人之處。來到巴黎,不妨去拜訪,也聽聽她的歌聲。


典雅的、熱情的、清新的、奔放的好樂訊息都在【欣古典】http://www.xinmedia.com/n/featurestory_list.aspx?collectionid=217


&欣古典頻道http://solomo.xinmedia.com/classical/




FACEBOOK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