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舉
字級設定

運動美女/時光舞琉璃 芯玄:人因夢想而偉大
  • 2014/2/15
  • |
  • 欣傳媒
  • |
  • 記者蕭介雲/專題報導

跳著芭蕾時,竟似揉合了敦煌,東西極緻美感的舞蹈,在跳現代舞時,有著太極圓融,如風拂柳樹,動靜連結的氣勁飛揚,芯玄的舞蹈,像極了琉璃般的精緻亮眼,曾親炙雲門創辦人林懷民、已故大師羅曼菲,身體帶動能量,在時光中流動,像畫出永恆的美麗與哀愁,讓人不忍眨眼。


原本小時候,媽媽常帶著她去接兩位學跳舞的姐姐,每次看著她們穿的很漂亮就很開心,後來就吵著也要去跳,就這樣,一路跳出舞蹈人生路,不怕流血、不怕痛,即使全身是傷,還是不停的努力練習。


芯玄從南門國小、中興國中、桃園高中,到台北藝術大學,舞蹈科班,歷經不同階段的學習,高中時與另外一位運動美女Fendi同班,那班的同學不但感情最好,資質也非常好,還有很多「不能說的祕密」。


後來只有她去唸北藝大,突然孤單一人,來台北就讀的第一年「真的很不適應」,而這裡是芯玄藝術啟蒙的重要殿堂,從編舞舞創、表演實習、芭蕾、雙人舞、運動解剖學、中西舞蹈史等,早課打太極等,全年無休,從上午練習到晚上,如海綿般盡情吸收學習。


穿在舞鞋裡的指尖,頂住全身重量,痛,但極為優雅,從小就很喜歡芭蕾, 因為難度很高,總想要去挑戰、完成能在心湖上,掀起漣漪的每個動作,停在鏡子前,倒影有如黑天鵝與白天鵝並著肩,同時傳出淡淡的憂傷與開心情緒。


當示範完芭蕾動作後,芯玄輕輕解開綁在腳上的帶子,脫下鞋尖早已嚴重磨損的芭蕾舞鞋,彷彿也溫柔的看著童年的夢想,換上現代舞的舞衣後,輕輕吸氣,眼睛都還來不及眨,腳掌一踏,眼前頓時通天貫地般的氣勁飛揚。


如《臥虎藏龍》中的高手,關結與關節的快慢轉動、連結,一圈接著一圈與延伸,有時輕輕停住,又展現出時尚都會女子的迷離與魅力,人彷彿被吸進國家戲劇院,正看著「雲門」的精彩表演。


原來,在大三時的年度表演,選擇了「雲門舞集」描述移民台灣史詩作品《薪傳》,難度不言可喻,學校前身為國立藝術學院,林懷民創辦舞蹈系,是第一任系主任、研究所所長,他帶著雲門的老師回來學校,親自為她們指導。


芯玄張大眼睛笑著說,當時印象最深刻的是,彩排時要跳給大師看,她有跳一小段獨舞,跳著跳著,懷民老師突然說:「妳唱那段(音樂)」看看」,原本是只有跳舞呀,可能是老師有什麼想法,她就唱了兩個音,然後「啊!」的一聲,停下來,害羞漲紅臉,雙手掩面,老師就說:「算了、算了」。


聊到這裡,又是連串笑聲飛出,可惜了,這有如絲絨般甜美清麗的音質,說不定,本來是歌唱界的未來巨星呢。


而林懷民對藝術的要求「非常、非常嚴格」,當她們越級挑戰表演《薪傳》,在採排時,他緊盯全場每一個細微的動作,直說:「再一次」、「再一次」,直到凌晨一點多。
 
同學們用意志力堅持住,才沒有累趴下去,而林懷民一直陪著大家,最後不忘貼心叮嚀,對於大師熱情的教學指導,芯玄至今仍十分感謝,和珍惜這段經歷。
 
還有一件非常感人的故事,就是她們這班的導師是羅曼菲大師,她奉獻熱情、心力與關懷在教學工作上,雖然極為忙碌,但仍非常關心每一位學生的情形、狀況和問題。


曼菲老師有時會私下提醒學生說:「沒有跳的不好,但是可以做到更多、更好」,以更高的目標,很用心的激發每一位學生的潛力,也用很開朗活潑的方式,來講解舞蹈、編舞的方式等課程,讓她非常感動。


曼菲老師上課很有趣,例如一段很快的音樂,一定要很快嗎?就突然整個人不動,也不說話,方式很有趣又吸引人、極具啟發力,同時個人魅力強烈,會讓人想要一直聽、一直聽。芯玄用力的說了聲「嗯,很幸運」。


在大三時,老師當時身體已經有了狀況,畢業製作時,要跳的其中一支舞蹈,是曼菲老師的作品《天空之城》,因為要很強烈的傳達內心情緒、很難跳。


大四表演時,雖然老師已經不在了,同學們都非常團結、拼命的練習,想要好好的獻給在天上的老師,也很順利的在學校和巡迴演出,她們用舞蹈,紀念所敬愛的老師。


藝術表演工作,極為辛苦且不穩定,芯玄在畢業後,曾經回到小學舞蹈班任正職老師,卻又哭著離開,後來和好友加入Jsi就是愛藝術中心,回頭當起老師,這是怎麼一回事?


原來她在畢業後,曾在舞蹈教室教了一年,回到小學母校舞班,擔任正職舞蹈老師,教了三年,雖然工作穩定又有保障,直到一次教學評鑑出現重大轉折。


來評鑑的督察正好是芯玄高中老師,對著她笑了一下,評鑑完,把她找去說,當老師滿好的,「但,我很訝異妳怎麼會當老師?」那位高中老師接著說:「妳就是一個應該站在舞台上的人」、「我沒有怪妳,這個行業也沒有不好。」、但「妳就是一個天生舞者,妳為什麼會在這裡?妳為什麼會在這裡?」芯玄當場眼淚就掉下來了,因為自己心裡,真的還是很想跳舞。


雖然很多人都曾這樣她說過,但是這場老師與老師間的對話,如晴空霹靂、直擊心靈的震撼,芯玄眼淚直流,回應說:「好,我知道,我知道妳的意思。」這件事,讓芯玄曾掙扎了一番,後來,就離開穩定的小學教職工作。


父母親聽到也嚇了一跳,但很尊重她的決定,學生們也很捨不得,雖然,很多人想進教職,因為職缺太少進不去,芯玄卻是為了圓夢,而選擇離開。


她之後和Fendi前往澳門銀河、金沙城、威尼斯人,與國際專業團隊合作,開心的回歸舞者表演,在那裡表演了2年,東西方傳統舞蹈、熱舞等,風格極為多元,那裡是觀光盛地,有很多表演團體,有如小型藝術節,空檔也會去看表演,吸收不同的經驗。


後來真的是想家了,想陪在家人身邊,想要回台灣做點事情和進修,半年多前離開澳門,加入Jsi就是愛藝術中心,主要負責芭蕾、現代舞、瑜珈教學,「很拼!」、「肩膀很重!」。


「這真的是一個很大的夢想,」她輕輕笑著說,因為自己從小在這樣的環境長大,教過國小,很喜歡小朋友,經濟壓力再重,還是很希望能給以後的小朋友,一個可以開心跳舞的環境「這樣有多好」。


穩定的國小舞蹈老師,和現在投入沒有保障的舞蹈藝術中心老師,有什麼不同?芯玄說,前者會有很多公家機關的壓力,教法會有一些需要遵守的制式規範,後者就像是「自己的家」,想要給學生什麼樣的愛、什麼樣的成長環境,想用心給小朋友一個最好的環境。


雖然同樣是「老師」,但是芯玄喜歡挑戰難走的路,也加入極知名的爵代舞蹈劇場,這是一個融合爵士舞與現代舞的表演團體,持續舞者工作,兼顧表演與教學,有時這邊忙完,要趕去排舞排到半夜,一早又要去工作,真的極為辛苦。


即使滿腿是傷或流血,芯玄也不覺得累,一直到現在,跳舞都是一件很享受的事,在舞台上的感覺很難形容,當鎂光燈打在身上,好像什麼都不用說,就是享受當下的這一段。


「這真的就是夢想,我還是想當舞者,也想要有一個這樣教舞的環境。」芯玄清澈的眼神中,閃亮著無比的堅毅,她和伙伴們,一起用夢想和和意志力,堆砌成築夢的階梯。


就在心中感嘆台灣藝術工作者,往往太過辛苦、艱難時,這位女孩用微笑的嘴角,輕巧的送出一個答案:「人因夢想而偉大!」



芯玄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jui.hsuan.9?fref=ts

更多運動美女圖片,請進【水水有活力 運動美女照過來】圖輯
http://www.xinmedia.com/n/picture_content.aspx?collectionid=236


運動美女的生活故事請見【活力、健康的「運動美女」】專題!!
http://www.xinmedia.com/n/featurestory_list.aspx?collectionid=150




FACEBOOK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