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舉
字級設定

穿越表象,尋找真實——紀錄片導演鍾權談創作

在兩岸三地穿梭的文化工作者不少,但「台灣出生,中國製造」的紀錄片工作者,除了鍾權,卻是絕無僅有,而他也連續以《台北京之過客》、《台北京之比賽》、《我們》三部紀錄片,提出讓人耳目一新的兩岸論述。本期SENSE邀請鍾權與讀者分享他的轉變與創作觀點。

唸書時,鍾權便因作品屢獲大獎被延攬至奧美廣告工作,20出頭即獲得坎城與紐約廣告獎,不僅為自己贏得優渥待遇,也成為廣告界最受矚目的明日之星,名與利唾手可得,但他突然覺得:自己只能這樣嗎?要一直做一些為得獎而得獎的作品嗎?

他決定放下一切,去北京電影學院讀書。這一年,他24歲。

逼自己走出原來的世界

個性內向的鍾權,離開的初衷只是想「逼自己走出原來的世界」。他告訴自己,「不只要跟一般人接觸,還要跟這個世界接觸」,並期許自己在30歲之前,能夠「稍微自私一點、自我一點,做一些屬於自己的東西,而不只是為了得獎」。

但新的人生該往哪裡走?鍾權發現自己除了影像之外一無所長,於是,他決定報考當時最頂尖的北京電影學院。鍾權坦言,選擇紀錄片為主修並沒有任何使命感,只是想做一個自己覺得開心的工作,因為紀錄片讓「各種人都有可能進入我的生活裡,我的生活會變得比較不一樣」。

跳脫窠臼的兩岸觀點

剛開始,鍾權隨著同學一起拍攝農民工,卻因為台灣人身份屢受干擾,最後被教授點醒,讓他重新思考自己「在中國大陸生活的台灣人」身份,回到原點,把目光放在台灣。

2003年前後的台灣正陷於藍綠惡鬥,充滿許多負面氛圍,但鍾權發現身邊的大陸友人卻對台灣有許多正面的憧憬與想像;於是他決定跳脫過去兩岸題材常見的老兵、台商、婚姻等,找出自己這一代的獨特觀點,從文化與娛樂角度切入,探討海峽兩岸各自的身份認同與對彼此的認知鴻溝;他以一群中國的張惠妹歌迷追星開始的《台北京之過客》,與探討中國、台灣兩地觀眾對日球賽態度的《台北京之比賽》兩部紀錄片初試啼聲,引起廣大迴響,接著又與公視合作以「台灣加油隊」為主角,無論題材或觀點都充滿挑戰性的《我們》。

永遠要看穿故事背後的真實

有別於許多紀錄片工作者對社會議題或生活日常的關注,鍾權從來不將當下的事件當成主題,而是設法找出其中的核心價值,「所有故事永遠都要看它的背後」。

以正在後製的新片《正面迎擊》為例,這部以摔角為主題的紀錄片,源頭其實來自喧騰一時的「職棒打假球」事件。當時整個社會耽溺在「打假球」的新聞風暴中,熱愛棒球的鍾權開始思考「假」的概念,蒐集資料之後發現,原來真有一種運動(摔角)從頭到尾都是打假的,鍾權便從這裡「以小見大」,開展他的故事。

鍾權坦言,自己選題時的思維受大陸經驗影響甚大,但是,「我只是在兩岸之間找出新的角度,能符合我自己想的、講自己想講的。」鍾權如是說。

更多內容都在《Sense 好感》8月號!全台誠品、金石堂、法雅客等書店,與7-11都有販售



FACEBOOK留言